使命,愿景,历史 – CAA
分享文章

使命

华人权益促进会成立于1969年,成立之初旨在保护华裔美国人的公民和政治权利,促进美国的多种族民主主义。今天,华人权益促进会在更广泛的亚裔和太平洋诸岛的社群中代表和传递进步的声音。我们主张进行系统性变革,以保护移民权利,促进语言多样性并对抗美国的种族和社会不公平。

愿景

我们从五十年前一直持续到今天的愿景是:一个为所有人服务的世界—一个没有偏执、歧视、仇恨、成见和偏见的世界。包容,公平,正义和同情心等核心的几个民权原则一直引领和指导着我们去实现我们想要的改变,彰显我们的价值观。

尽管华人权益促进会在过去的五十年中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是,自2016年以来,我们显然进入了一个危机与机遇并存的时期。随着历史上处于边缘化和脆弱状态的一些社区的权利和福祉受到巨大威胁,华人权益促进会正在加紧开展各项工作,满足这些社区群众需要更多协助和领导力的需求。

历史

华人权益促进会由一群年轻的社会活动家在1969年创立于旧金山,在实现社会变革方面拥有令人骄傲的历史。

成立五十年来,华人权益促进会一直在用促进公民权利和平等,建立跨越传统界限的联盟组织,并优先考虑社区中最边缘化成员的需求来对抗整个美国社会的系统性歧视。

我们的一些历史性成就包括:参与和准备美国最高法院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案件,即1974年的“刘诉尼科尔斯案”(Lau v. Nichols),抗议1982年陈果仁被残酷仇杀案,反对2000年台裔美籍李文和博士遭受种族歧视和监禁案,赢得了一些具有开创性的地方和州政府的移民权利法案,并成功通过领导群众运动实现了旧金山城市学院在唐人街成立永久校区。

历年主要成就总结

1969年至1979年

1969年,旧金山的几位社区活动家和青年学生共同建立了“华人权益促进会”(以下简称“华促会”),他们代表那些在不同的社会阶层里,都被系统剥夺了平等机会的华裔美国人来发声和倡议。

华促会在1974年协助准备了美国最高法院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案件,即“刘诉尼科尔斯案”(Lau v. Nichols),该案确保为公立学校不断增长的华人学生和西班牙语学生提供母语和英语的双语教育。

华促会根据加州的选举法规,成功要求在旧金山市进行双语选举投票。加州选举法规要求:在存在重大需求的情况下,地方政府应该提供双语投票服务。

华促会与司法官员,少数种族群体和女性团体合作,抗议旧金山警察局在员工雇佣和晋升上的歧视性做法。该诉讼致使来自亚裔和太平洋岛的警务人员迅速增加。

华促会投诉了北加州最大的健康维护组织(HMO),原因是它无法为讲中文的患者提供平等的医疗健康机会和服务。这起投诉通过联邦政府达成了和解协议,并成为其他双语医疗项目的典范。

华促会针对1980年全美人口普查问卷中将所有亚裔美国人和太平洋岛民归为一个种族发起了一场全国性的反对运动,人口普查局最终列出了9个不同的亚裔和太平洋岛居民分组。

1980 年至 1989年

华人权益促进会继续领导各种前沿和进步的工作,以确保亚裔美国人在纸媒,广播和电视新闻中的代表权。

华促会与先驱电影制片人洛尼·丁(Loni Ding)合作制作了屡获殊荣的广播电视系列节目,包括《实用英语》和《豆芽》。

华促会加入全国联盟组织来抗议陈果仁被残酷杀害一案,并与美国司法部共同发起了一场敦促对参与谋杀的两名男子进行起诉的运动,该案已上诉并重审。

华促会发布系列《破梯报告》第一篇,分析了旧金山公务员在管理团队和晋升机会中缺乏亚裔和太平洋岛居民代表的现状。

华促会介入了对旧金山消防局的亚裔和太平洋岛民代表数量不足的诉讼。

华促会参与了全国范围内的努力,以制止倒退的“肯尼迪-辛普森移民法案”,该法案将大幅减少签证,并优先考虑具有英语能力的个人移民。

华促会发表了第二篇《破梯报告》,分析了旧金山市政府中的亚裔美国人现状。

1990 年至2005年

华促会和拉丁裔群体介入要求旧金山联合学区废除种族歧视的诉讼,以改善对处于弱势的少数民族学生(尤其是低收入和移民学生)的教育服务。

华促会说服旧金山联合学区将伽利略高中转变成备具吸引力的伽利略科学技术学院,让低收入学生,少数民族,移民和英语能力有限的学生大为受益。

华促会在协调反对加州209号提案,即反平权行动倡议和对双语教育进行攻击的227号提案上扮演了领导者角色。

华促会制定计划来帮助当地企业和工人克服加州209号提案所造成的障碍。

华促会成功倡导动用数百万美元的州级和地方政府资金,支持2000年人口普查中不同种族的媒体报道和社区拓展活动,用以提高通常被大大低估的亚太裔美国人和其他难以计数的社区人口的被普查数量。

华促会通过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发动倡议,支持诉诸法律和媒体宣传,包括在《纽约时报》上购买一整页题为“被控为华裔”的版面,对抗李文和博士遭受种族歧视和监禁。

华促会成功倡导在旧金山通过《平等服务权条例》,要求市政府的主要机构向英语能力有限的社区提供服务。

华促会公布的一项研究发现,在加州第209号提案通过后,7个政府机构代理授予少数族裔/女性拥有的企业的资金总额减少了22%,导致这些企业每年损失近1亿美元。

华促会在萨克拉曼多(Sacramento)开设了首个针对亚裔美国人的州级政策办公室,主要涉及多语言访问,投票权,平等机会和教育公平等问题,并制作了第一份《亚洲及太平洋美国人立法报告卡》,报告了加州立法者在涉及亚太裔美国人核心问题上的投票方式。

华促会与州内的基层亚裔和太平洋岛民组织合作,共同驳回了第54号提案,该提案将禁止州级和地方政府收集种族和民族数据。

华促会发起了“违扎塔什谷(Visitacion Valley)父母协会”,这是一个针对英语能力有限的华裔美国人的社区组织,工作重点是发展当地父母的领导能力以改善公众教育。

华促会发行了《商务语言:用私营企业的做法来提高英语能力有限的个人获得政府服务的机会》。

华促会发布了《不让任何父母落后》的报告,建议公立学校将重要的书面交流翻译成父母们可以理解的语言,该报告促使加州教育部门分配新的资金来增加翻译资源。

华促会与盟友共同发起并赢得了《加州仇恨犯罪民事补救法》的通过。

为满足旧金山唐人街服装工人大规模重新安置的需求,华促会与社区团体合作,增加了职业培训和就业安置服务。

2006 年至 2016年

华促会出版了《无人翻译后的迷失》,这是一份关于孩子就读于旧金山联合学区,本身英语能力有限的父母们面临的语言障碍的调查报告。

华促会成功倡导了在旧金山成立一间语言服务办公室,将可用于支持英语能力有限的旧金山公立学校家长的资金增加了一倍,并获得了筹建唐人街社区就业中心的资金。

华促会领导100多个社区团体参加了具有历史性的社区动员活动,赢得了在旧金山唐人街批准建立永久性的旧金山城市学院校区,该项目为后代移民学生提供了平等的教育机会。

为改善公共安全并保护移民权利,华促会和其盟友成功倡导了警察与英语能力有限的居民互动时需要旧金山警察局总令的政策。

华促会出版了《语言访问的延迟:进步,挑战和机遇》,该报告调查了英语能力有限的华裔和西班牙裔居民在与旧金山市政府机构互动时的经历。报告中的发现有助于说服旧金山市的上级主管和市长在本市采用更有力的多语言使用法律。

华促会说服美国人口普查局撤销了一项不利的政策,该政策可能会将人口普查局与美国居民之间的沟通仅限制为英语。通过华促会的努力,人口普查局同意以英语,西班牙语,中文,韩语,越南语和俄语来邮寄普查通知信。
华促会领导“是的,我们都算”联盟开展鼓励填表活动来支持2010人口普查。“是的,我们都算”联盟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旧金山多种族和多元文化的民间合作联盟。在该联盟的努力下,与2000年相比,传统人口数量被低估的旧金山社区实现了人口普查参与率的大幅提高。
 
华促会发布了《诚信的失败》报告,该报告研究并提出了关于改革旧金山市政府资助的建筑项目的招聘程序的建议。根据该报告,华促会动员并协助通过了美国最强有力的强制性当地雇用条例之一。

华促会为解决多元社区中的邻里安全问题提供了至关重要的领导力,并帮助为有色人种社区内部和社区之间独特的公共安全沟通需求获取资源和关注。

华促会发起了“亚裔美国人公民权利和平等”网络,这是一个由基层社会正义团体们组成的网络,这些团体们共同努力来创造积极的变化。该网络现在包括11个小组:南亚人行动联盟,APEX 速递,北加州API平等组织,亚洲囚犯支持委员会,亚洲难民联合会,华促会,苗族创新政治,《Hyphen》杂志,宗教与正义网络,越南团结-东湾,和“可见度”项目。

华促会与旧金山近十二个社区组织一起,启动旧金山语言访问网络来提高英语水平有限的居民对公共服务的可访问性。

华促会与华人进步会和旧金山城市学院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共同培训唐人街餐馆的旧员工,将他们重新安置在旅馆和酒店行业。

华促会发起“推动城市学院前行”的运动,该运动召集了10,000人,成功帮助旧金山城市学院保持其学院认证,避免了被关闭。

随着社区录像带暴露出长期存在的警察暴力问题,在密苏里州弗格森(Ferguson)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被杀之后,华促会加入了越来越多的全国和州级倡导组织。

华促会政策倡导员在萨克拉曼多创建了州级的“一个加州项目”,为移民社区提供法律服务。在萨克拉曼多当地,华促会共同创建了快速响应电话热线和支持网络来帮助移民应对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关于拘留和驱逐移民出境的突袭。

为了应对日益加剧的仇外心理和白人民族主义,华促会组织华裔社区参加在旧金山唐人街举行的反对排外和仇恨的群众集会。

华促会与主要合作伙伴一起,发起了“结束国家安全罪名替罪羊联盟”,以结束执法机关针对所有人的种族貌相判定的做法,并组织了习晓星教授的巡回演讲,他正在起诉联邦调查局不当逮捕。

华促会帮助通过和实施了“N提案” —一项具有突破性的《非公民投票条例》,该条例允许所有公立学校的父母和监护人在地方学校董事会选举中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