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 願景 歷史 – CAA
分享文章

使命

華人權益促進會成立於1969年,成立之初旨在保護華裔美國人的公民和政治權利,促進美國的多種族民主主義。今天,華人權益促進會在更廣泛的亞裔和太平洋諸島的社群中代表和傳遞進步的聲音。我們主張進行系統性變革,以保護移民權利,促進語言多樣性並對抗美國的種族和社會不公平

願景

我們從五十年前一直持續到今天的願景是:一個為所有人服務的世界—一個沒有偏執、歧視、仇恨、成見和偏見的世界。包容,公平,正義和同情心等核心的幾個民權原則一直引領和指導著我們去實現我們想要的改變,彰顯我們的價值觀。

盡管華人權益促進會在過去的五十年中取得了很大的進步,但是,自2016年以來,我們顯然進入了一個危機與機遇並存的時期。隨著歷史上處於邊緣化和脆弱狀態的一些社區的權利和福祉受到巨大威脅,華人權益促進會正在加緊開展各項工作,滿足這些社區群眾需要更多協助和領導力的需求。

歷史

華人權益促進會由一群年輕的社會活動家在1969年創立於舊金山,在實現社會變革方面擁有令人驕傲的歷史。

成立五十年來,華人權益促進會一直在用促進公民權利和平等,建立跨越傳統界限的聯盟組織,並優先考慮社區中最邊緣化成員的需求來對抗整個美國社會的系統性歧視。 我們的一些歷史性成就包括:參與和準備美國最高法院具有裏程碑意義的案件,即1974年的“劉訴尼科爾斯案”(Lau v. Nichols),抗議1982年陳果仁被殘酷仇殺案,反對2000年臺裔美籍李文和博士遭受種族歧視和監禁案,贏得了一些具有開創性的地方和州政府的移民權利法案,並成功通過領導群眾運動實現了舊金山城市學院在唐人街成立永久校區。

歷年主要成就總結

1969年至1979

1969年,舊金山的幾位社區活動家和青年學生共同建立了“華人權益促進會”(以下簡稱“華促會”),他們代表那些在不同的社會階層裏,都被系統剝奪了平等機會的華裔美國人來發聲和倡議。

華促會在1974年協助準備了美國最高法院具有裏程碑意義的案件,即“劉訴尼科爾斯案”(Lau v. Nichols),該案確保為公立學校不斷增長的華人學生和西班牙語學生提供母語和英語的雙語教育。

華促會根據加州的選舉法規,成功要求在舊金山市進行雙語選舉投票。加州選舉法規要求:在存在重大需求的情況下,地方政府應該提供雙語投票服務。

華促會與司法官員,少數種族群體和女性團體合作,抗議舊金山警察局在員工雇傭和晉升上的歧視性做法。該訴訟致使來自亞裔和太平洋島的警務人員迅速增加。

華促會投訴了北加州最大的健康維護組織(HMO),原因是它無法為講中文的患者提供平等的醫療健康機會和服務。這起投訴通過聯邦政府達成了和解協議,並成為其他雙語醫療項目的典範。

華促會針對1980年全美人口普查問卷中將所有亞裔美國人和太平洋島民歸為一個種族發起了一場全國性的反對運動,人口普查局最終列出了9個不同的亞裔和太平洋島居民分組。

1990 年至2005

華促會和拉丁裔群體介入要求舊金山聯合學區廢除種族歧視的訴訟,以改善對處於弱勢的少數民族學生(尤其是低收入和移民學生)的教育服務。

華促會說服舊金山聯合學區將伽利略高中轉變成備具吸引力的伽利略科學技術學院,讓低收入學生,少數民族,移民和英語能力有限的學生大為受益。

華促會在協調反對加州209號提案,即反平權行動倡議和對雙語教育進行攻擊的227號提案上扮演了領導者角色。

華促會制定計劃來幫助當地企業和工人克服加州209號提案所造成的障礙。

華促會成功倡導動用數百萬美元的州級和地方政府資金,支持2000年人口普查中不同種族的媒體報道和社區拓展活動,用以提高通常被大大低估的亞太裔美國人和其他難以計數的社區人口的被普查數量。

華促會通過在全國範圍內組織發動倡議,支持訴諸法律和媒體宣傳,包括在《紐約時報》上購買一整頁題為“被控為華裔”的版面,對抗李文和博士遭受種族歧視和監禁。

華促會成功倡導在舊金山通過《平等服務權條例》,要求市政府的主要機構向英語能力有限的社區提供服務。

華促會公布的一項研究發現,在加州第209號提案通過後,7個政府機構代理授予少數族裔/女性擁有的企業的資金總額減少了22%,導致這些企業每年損失近1億美元。

華促會在薩克拉曼多(Sacramento)開設了首個針對亞裔美國人的州級政策辦公室,主要涉及多語言訪問,投票權,平等機會和教育公平等問題,並制作了第一份《亞洲及太平洋美國人立法報告卡》,報告了加州立法者在涉及亞太裔美國人核心問題上的投票方式。

華促會與州內的基層亞裔和太平洋島民組織合作,共同駁回了第54號提案,該提案將禁止州級和地方政府收集種族和民族數據。

華促會發起了“違紮塔什谷(Visitacion Valley)父母協會”,這是一個針對英語能力有限的華裔美國人的社區組織,工作重點是發展當地父母的領導能力以改善公眾教育。

華促會發行了《商務語言:用私營企業的做法來提高英語能力有限的個人獲得政府服務的機會》。

華促會發布了《不讓任何父母落後》的報告,建議公立學校將重要的書面交流翻譯成父母們可以理解的語言,該報告促使加州教育部門分配新的資金來增加翻譯資源。

華促會與盟友共同發起並贏得了《加州仇恨犯罪民事補救法》的通過。

為滿足舊金山唐人街服裝工人大規模重新安置的需求,華促會與社區團體合作,增加了職業培訓和就業安置服務。

2006 年至 2016

華促會出版了《無人翻譯後的迷失》,這是一份關於孩子就讀於舊金山聯合學區,本身英語能力有限的父母們面臨的語言障礙的調查報告。

華促會成功倡導了在舊金山成立一間語言服務辦公室,將可用於支持英語能力有限的舊金山公立學校家長的資金增加了一倍,並獲得了籌建唐人街社區就業中心的資金。

華促會領導100多個社區團體參加了具有歷史性的社區動員活動,贏得了在舊金山唐人街批準建立永久性的舊金山城市學院校區,該項目為後代移民學生提供了平等的教育機會。

為改善公共安全並保護移民權利,華促會和其盟友成功倡導了警察與英語能力有限的居民互動時需要舊金山警察局總令的政策。

華促會出版了《語言訪問的延遲:進步,挑戰和機遇》,該報告調查了英語能力有限的華裔和西班牙裔居民在與舊金山市政府機構互動時的經歷。報告中的發現有助於說服舊金山市的上級主管和市長在本市采用更有力的多語言使用法律。

華促會說服美國人口普查局撤銷了一項不利的政策,該政策可能會將人口普查局與美國居民之間的溝通僅限制為英語。通過華促會的努力,人口普查局同意以英語,西班牙語,中文,韓語,越南語和俄語來郵寄普查通知信。

華促會領導“是的,我們都算”聯盟開展鼓勵填表活動來支持2010人口普查。“是的,我們都算”聯盟是一個歷史悠久的舊金山多種族和多元文化的民間合作聯盟。在該聯盟的努力下,與2000年相比,傳統人口數量被低估的舊金山社區實現了人口普查參與率的大幅提高。

華促會發布了《誠信的失敗》報告,該報告研究並提出了關於改革舊金山市政府資助的建築項目的招聘程序的建議。根據該報告,華促會動員並協助通過了美國最強有力的強制性當地雇用條例之一。

華促會為解決多元社區中的鄰裏安全問題提供了至關重要的領導力,並幫助為有色人種社區內部和社區之間獨特的公共安全溝通需求獲取資源和關註。

華促會發起了“亞裔美國人公民權利和平等”網絡,這是一個由基層社會正義團體們組成的網絡,這些團體們共同努力來創造積極的變化。該網絡現在包括11個小組:南亞人行動聯盟,APEX 速遞,北加州API平等組織,亞洲囚犯支持委員會,亞洲難民聯合會,華促會,苗族創新政治,《Hyphen》雜誌,宗教與正義網絡,越南團結-東灣,和“可見度”項目。

華促會與舊金山近十二個社區組織一起,啟動舊金山語言訪問網絡來提高英語水平有限的居民對公共服務的可訪問性。

華促會與華人進步會和舊金山城市學院建立了合作夥伴關系,共同培訓唐人街餐館的舊員工,將他們重新安置在旅館和酒店行業。

華促會發起“推動城市學院前行”的運動,該運動召集了10,000人,成功幫助舊金山城市學院保持其學院認證,避免了被關閉。

隨著社區錄像帶暴露出長期存在的警察暴力問題,在密蘇裏州弗格森(Ferguson)邁克爾·布朗(Michael Brown)被殺之後,華促會加入了越來越多的全國和州級倡導組織。

華促會政策倡導員在薩克拉曼多創建了州級的“一個加州項目”,為移民社區提供法律服務。在薩克拉曼多當地,華促會共同創建了快速響應電話熱線和支持網絡來幫助移民應對美國移民和海關執法局關於拘留和驅逐移民出境的突襲。

為了應對日益加劇的仇外心理和白人民族主義,華促會組織華裔社區參加在舊金山唐人街舉行的反對排外和仇恨的群眾集會。

華促會與主要合作夥伴一起,發起了“結束國家安全罪名替罪羊聯盟”,以結束執法機關針對所有人的種族貌相判定的做法,並組織了習曉星教授的巡回演講,他正在起訴聯邦調查局不當逮捕。

華促會幫助通過和實施了“N提案” —一項具有突破性的《非公民投票條例》,該條例允許所有公立學校的父母和監護人在地方學校董事會選舉中投票。